南航CZ679机组:政变之夜,我们在伊斯坦布尔机场

d0647d6bdd4f43d78fdb96ca269ad541_th.jpg

候机楼内传来自动步枪“哒哒哒”的枪声,F16战斗机低空俯冲时发出的巨大轰鸣使得160多吨的飞机产生了摇晃。整架飞机的灯光已经熄灭,机长徐志鑫和苗地坐在漆黑的驾驶舱中,看着无线电,观察着窗外。此刻,在CZ679航班上,一共载有18名机组人员和146名旅客。

管制员的声音哆嗦

据苗地事后回忆,早在落地前他就察觉到气氛的不同寻常。“管制员的声音哆哆嗦嗦的,后来才知道那是紧张所致。”苗地说道。北京时间7月16日05:04(当地时间00:04),CZ679航班在伊斯坦布尔机场降落。落地后,机组接到地面通知: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,机场实施管制。

“我们听到消息后,当时感觉压力挺大,世界各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,几乎很难能有这种经历。”苗地飞行了36年,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。

两位机长立即将主任乘务长颜俊和安保组长蒋峰一同叫进驾驶舱,宣布紧急情况,要求所有人听机长指令行动,全体旅客在机上等候通知下机,乘务组安保组分工做好舱门管控和旅客安抚。

徐志鑫是第一机长,他做了一个简短的广播:“各位旅客,由于土耳其当地军队和警察发生了冲突,形势不明,请大家暂时先在原位上坐好。希望你们理解和配合我们,谢谢大家。”

与此同时,机组人员想方设法跟办事处取得联系。这时摆渡车来了,主任乘务长颜俊和其他组员组织旅客下机。在几十位旅客正在下机时,伊斯坦布尔办事处的电话打通了,对方表示:我们现在进不去候机楼,暂时先别让旅客下飞机。

乘务组又赶紧让旅客回到客舱。“毕竟如果去到候机楼,旅客发生了什么问题的话,我们也是有责任的。”蒋峰说道。

旅客们重新回到了飞机上。由于对将在飞机上待多长时间没有头绪,机组决定做好“长期抗战”的准备——食物和水统一配给。除了老人和婴儿之外,3小时之内不会再供水。因为时间不可确定,先做好最坏的准备。

乘务组分别跟旅客做解释工作,建议大家保留精力,尽量休息,不要说话。此外,机长也建议机组人员保留精力,保留客舱门区的必要人员之外实行轮休。

“这种时刻就能看出大家都特别谦让,每个人都说‘你休息你休息,我顶着’。”蒋峰说道。

候机楼传来了枪响

大概20多分钟之后,就在机组联系办事处那会儿工夫,机场一瞬间就变得静悄悄的。

“伊斯坦布尔机场共三条跑道,两条起飞,一条落地,以往都是24小时一架接一架的,从无间断,可当时就再没看到有飞机起降了。”苗地说道。

此时,塔台的灯光已经熄灭,无线电里听不到任何人讲话。大约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,北京时间06:00多,机组人员突然听到候机楼内传来枪声,还观察到有两三百名身着粉白色以及深色衣服的人在候机楼内跑动。“我也当过兵,尽管看不清他们拿着什么武器,但肯定不是工作人员。”苗地解释。

紧张气氛迅速蔓延。徐志鑫和苗地立即作出两个决定——关闭舱门,关闭机舱内灯光。

《民航法》规定,航空器属于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关门,意味着隔绝与土耳其之间的联系。“当时我们做的最坏的打算,就是担心军人强制开门,强制冲进来。”徐志鑫说道。

关闭灯光后,整架飞机陷入一片黑暗中。06:30左右,所有人突然感觉飞机猛地震动了一下。驾驶舱的视野比较开阔,徐志鑫和苗地看到一架F16战斗机面对候机楼所有的飞机垂直飞来,低空俯冲然后迅速拉升。“当它拉升加油门时,发动机转速急剧变化时对地面的冲击非常震撼,像我们这种160多吨的飞机,都在摇晃。”苗地说道。

ea9f943a93264bd8a4b36fa4cfefec0a_th.jpg

“我要为146名旅客负责”

听到战斗机轰鸣那一刻,颜俊心里颤了一下。落地后,她和其他乘务人员一直在安抚旅客,还没联系过家里。此刻地在颤抖,飞机在晃,她拿出手机给家人发了一条信息:我现在在伊斯坦布尔,一切安好,请放心。

“我不敢给家里打电话,怕万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毕竟我还要带领整个团队。”颜俊说道。

乘务长张丹在巡舱时,看到高端经济舱第三排的一位女士,拿着一个小本子一直在写些什么,张丹留意到她表情沉重,于是特意从她身边经过了好几次,观察到她写的内容大致为“现在在×××航班上,希望能平安回来”这些话语。

因为局势不明朗,机长让主任乘务长统计下有没有旅客愿意一起搭回程航班回去。乘务组统计期间,一位坐在55H的阿姨突然大哭起来。张丹连忙去询问怎么回事,得知这位阿姨独自从长春来到伊斯坦布尔,目的是要照顾正在坐月子的女儿,发生了这种情况,女儿的面都没见着,家人又很担心劝她回国,于是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。张丹不断安慰她:“您女儿当了母亲,您自己也是母亲,虽然都很心疼自己的孩子,但首先还是要以您的安全为重……”阿姨嗓子哭哑了,默默地点点头。

11:00左右,机长和地面取得联系,获知局势比较稳定,但还未最终决定能不能下机。此时客舱内,一位20多岁的维吾尔族姑娘突然情绪激动起来:“我的小狗就在下面,你们必须把门打开,我必须下去,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。你们有没有孩子?”她边说还边往门口那边走,被颜俊和蒋峰拦住了。原来她托运了一只小狗,之前机组跟地面沟通后已将小狗从货舱取出放在停机坪上,但是过去了近5个小时,小狗的主人十分担心它的生命状况。

“我不仅要为您个人的安全负责,我还要为140多名旅客负责,坚决不许开门。”蒋峰把守着舱门,对这位旅客说道。颜俊在旁边也一同安抚:“虽然小狗像您的孩子,但这个时候谁的生命更重要?是您的生命以及其他145名旅客的生命,我们不能因为您下去了而危害到其他旅客的生命。”还有两位旅客也一起帮忙,共同劝说这位姑娘。

11:25,机组接到地面通知可以让旅客下机。这位姑娘下机时对颜俊和蒋峰表示感谢和歉意:“我知道自己情绪有点激动,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很抱歉。”

带你们上回家的旅途

下客后,机组人员在飞机上等待进一步消息。当时机舱的左二门开着,拉上了警示带,除非出示登机证,其余无关人员一律不准上机。

16:30,清洁人员上机打扫卫生。蒋峰和其他安保组成员分散在客舱中进行监控,发现可疑人员可疑问题随时沟通。在清洁人员搞完卫生后,蒋峰等人又对座椅下方、行李架等处进行了仔细检查和清舱,确保万无一失。

19:30左右,第一批旅客陆续登机。不少人一上机,就竖起大拇指:“感谢南航,你们真牛,这种情况下还来接我们。”旅客们纷纷诉说着候机楼内经历的“惊魂记”——发生了打砸抢事件,一晚上都在机场里到处躲,最后大家集中在地下一层的一个大厅里。 一位小旅客对乘务员说:“当时妈妈带着我使劲跑,妈妈被推倒了我也摔倒了……”

很多旅客一一跟安保、乘务组握手问候。“几乎所有旅客,都表现了对我们的感谢,让我们觉得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。”蒋峰说道。

21:05,旅客登机完毕关闭舱门。21:21,CZ680航班起飞。在回程航班上,苗地做机长广播,他想了想,“大家受惊了”这类措辞可能有点过了,于是他换了个跟平常广播稍微不太一样的说法:“大家好,欢迎登机,大家辛苦了,现在我来带你们踏上回家的旅途……”(南方航空报 记者李羚)

向机组致敬

他们是:机长徐志鑫、苗地,副驾驶丁文、王朋,主任乘务长颜俊,乘务长张丹,乘务长兼安全员张萌,乘务员周永强、许议文、刘青、王丹、李浩、王冠、王紫晨,安保组长蒋峰,安全员王博远、刘飞,机务跟机放行员朱俊兵

添加新评论